留學生落戶上海
應屆生落戶上海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

15821369699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政策資訊 ? 留學生落戶上海资讯 ? 上海市户籍改革变化 办理积分落户

上海市户籍改革变化 办理积分落户

欄目:留學生落戶上海资讯 人氣:發表時間:2019-07-09

其實,被嚴格控制的上海戶籍遠非只有人口登記與統計的功能,它同時捆綁著一系列社會福利。時代周報記者梳理發現,一紙上海戶口至少具有以下幾項“權利”:


 爲調控車牌價格,上海市在今年6月底出台新規,競買人今後辦理客車額度拍賣登記手續時,需持有效身份證明與上海居住證明。

  而作爲上海房地産調控的措施之一,2012年6月至今,非滬籍單身被限制在申城購房。

  在高考方面,上海戶口意味著更高的名校錄取幾率。比如複旦大學去年在上海本地的錄取比例爲0.7%,遠遠高于其他地區。

  由于含金量高,上海戶籍還被作爲一種懲戒措施。比如,今年8月1日起,上海施行《查處車輛非法客運辦法》,加大力度整治黑車。該規定指出,非法客運人員的信息未來將納入居住證積分扣減的審核內容,以加大違法成本。

  “特大城市的戶籍改革,我覺得有兩種路徑:一種是淡化戶籍,另一種是強化戶籍。”上海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上海市政府決策咨詢專家左學金說,“所謂淡化戶籍,就是按照權利義務對等的原則。只要外來人口在城市裏就業、納稅,他就應該享受與戶籍人口相同的公共服務,比如義務教育、社會保險、選舉權與被選舉權等。”

  “按照淡化戶籍的路徑,可以首先實現農民工在特大城市享受養老保險及子女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革除他們與戶籍的關系。而一些福利性待遇的改革,比如低保、廉租房、大學招生等,可以暫時放緩。當逐步消除戶籍制度的福利安排作用,戶籍就會逐漸回歸人口登記的本來職能。”左學金認爲,積分入戶的做法在某種程度上讓戶籍看上去更加值錢,是一種強化戶籍的做法。“短期內,特大城市如此操作未嘗不可。但長遠來看,一定要更加關注戶籍背後的福利制度的改革,促使全體公民獲得平等的基本公共服務以及均等的教育、發展、就業機會。”

  在7月30日國務院的新聞發布會上,公安部副部長黃明表示,許多福利待遇與戶籍制度長期挂鈎,難以剝離。“如果僅僅就戶籍制度來說,改革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和各種福利待遇捆綁在一起,就很難改了。”

  “剝離戶籍附著的福利是改革的終極目標,很難一蹴而就。而在中央目前的制度安排下,提高居住證的含金量,使之與戶口簿逐漸接軌,是一種合乎理性的現實選擇。”張翼認爲。

  在張翼看來,居住證積分的指導思想不應是將之與入戶相聯系,而是要把居住證持證者整體劃爲上海市基本公共服務的對象,根據積分爲其提供階梯化的公共服務。上海落戶積分制度的設計應以連續居住年限及社會貢獻爲導向,而非學曆導向。其中,社會貢獻的大小要與申請者工作時間的長短關聯,而非由納稅多少決定。

  目前,上海等地的積分入戶制度剛剛起步,其對城市人口帶來的影響尚難評估。海歸落戶上海尤其是隨著申城的本地人口日趨老齡化,滬籍的未來仍未可知。 很多人或許會以爲,上海落戶難是因爲居住證積分制的門檻高,達到120分的“標准分”不易。但按照上海大邦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律師王秋瑞的經曆,居住證轉滬籍其實也是一條艱難的“征途”。

  王秋瑞祖籍河北,大學畢業後在浙江當兵、落戶;8年前轉業。

  2006年1月,王秋瑞來到上海,辦齊各種證件,並上報了申請人才居住證的資料;2月,開始繳納社保;5月,領到了居住證。

  2007年,王秋瑞有了孩子。上海留學生落戶

  2009年,上海出台“居轉戶”政策—上海市引進的人才,滿足繳納社保滿7年等條件的,可以申請轉辦上海市常住戶口。

  2013年2月,王秋瑞繳納社保滿7年。他馬上拿起電話,咨詢“居轉戶”事宜。因爲,他的女兒已到入學年紀,他不希望孩子就學受到戶籍問題的影響。

  但王秋瑞被告知,“社保滿7年了還不行,居住證也要滿7年”。于是,在居住證到期前的3個月裏,他做了大量功課,熟讀上海市政府2012年印發的《持有〈上海市居住證〉人員申辦本市常住戶口辦法》,按照規定准備了一整套材料。

  2013年5月,王秋瑞第一次去上海市徐彙區人事局提交申請。對方翻看資料後,提出了11項問題,其中包括很多填寫錯誤。

  這是王秋瑞第一次被駁回。

  他重新填好申請表,並補齊所有證明及資料已是一兩個月之後。當他再次來到徐彙區人事局時,辦事員告訴他,“計劃生育證明過期了。”

  王秋瑞第二次被駁回。

  他花了一個多月時間補辦計劃生育證明。此後,他還被要求補充其他材料。直到當年11月,他的申請被徐彙區人事局審批通過,交由上海市人事局。

  彼時,王秋瑞挺淡定。他認爲,市區兩級的審查標准應該一致,不會再有問題。但到了今年4月,王秋瑞接到電話通知,被告知由于申請系統更新,表格中的派出所名稱不再使用全稱,而要用簡稱。

  王秋瑞的申請再度被駁回。他只得重新填寫申請表,重新提交。

  而此時,他悲催地發現,計劃生育證明又過期了。至此,王秋瑞開了3次計劃生育證明,甚至連浙江當地的辦事員都調侃他“你怎麽一直在開計劃生育證明”。

  今年8月,王秋瑞的居轉戶申請仍在辦理之中。他開始擔心,上海開始實行居住證積分制,而他之前拿的是人才引進類居住證,是否還需按照積分制再跑一趟流程?

  王秋瑞環顧四周,發現他的“同盟軍”中有不少人已然放棄。因爲有些證明,他們實在辦不出來。比如,人事局要求一位申請者開具曾在某家企業任職的證明,但這家公司目前已經注銷。

  曆時一年多,回浙江多次,跑了人事局十余次,提交材料近百頁,但戶口卻仍然沒有辦下來。“這根本不是審查,而是人爲刁難,甚至取消居轉戶政策。”王秋瑞坦言感受不到上海的誠意。

此文關鍵字:

推薦文章

熱門文章

最新文檔

相關文檔